UEDbet官网-职业剧“不职业”又添新梗

UEDbet官网-职业剧“不职业”又添新梗

本报记者 李司坤 本报特约记者 罗晓汀

“作为一位职业公关人,我最近反复向家人和朋友解释,自己真不像卫哲过得那么酷炫。”一位公关行业资深从业者告诉《环球时报》特约记者,他的烦恼源自一部热播国产职业剧《完美关系》,卫哲是该剧男主角的名字。最近国产职业剧迎来小高潮,覆盖律师、公关、房产中介等各行各业,但包括相关从业人员在内的观众纷纷吐槽:职业剧“太不职业”。

公关拿钱替对手办事?

“《完美关系》(右图)已经在国内公关界引发吐槽大会,最近职业公关们休闲聊天的日常就是吐槽。”有公关从业者称,最大的争议点有二:一是黄轩饰演的男主角卫哲被设定为资深独立公关人,可以独自掌控全局,不需要团队辅助;二是男主角的能力远远超出公关行业范畴,例如解决明星出轨风波时,男主通过视频发布的IP地址找到发布者的学校。

“剧中大多角色无法代表危机公关行业人士形象,尤其是佟丽娅饰演的女主。”该剧实际上是一部傻白甜成长剧,并且已经影响到相关行业的形象。男主以公关人士身份进行和解时,女主却同情心泛滥,要求客户公司增加赔偿金。许多公关人对女主“拿着甲方钱替乙方办事”的态度最为不满。“剧中处理危机事件的方式,绝不可能在现实中出现。”另外一个尴尬现象是,《完美关系》播出后,只能靠剧中人物手撕“渣男”、角色穿搭等登上热搜,剧集涉及的职业和工作内容却无人关注。

另一部热播职业剧《安家》则被吐槽过度把笔墨放在社会现实、家长里短上,看似真实,但也偏离了职业剧设定。本剧制作方在买到日剧《卖房子的女人》版权后,请来编剧六六进行本土化改编。但日版两季20集中卖出30多套房,而53集的《安家》一共出现15次交易,卖房内容占比远不及家长里短部分。与《安家》有关的高热度话题,分别是男主前妻假离婚出轨、重男轻女的女主妈妈和奇葩老赖。

重冲突、轻专业,换汤不换药

有编剧介绍,2016年的《亲爱的翻译官》因为“女主闭眼无实物同传(如下图)”“同传箱里谈恋爱”等奇葩剧情遭专业人士吐槽后,一些制作方已经在提高专业度,避免被观众找出明显瑕疵。但这种努力大多流于表面,主要是对场景道具的升级改造。

过去的国产职业剧创作十分重视田野调查,《重案六组》编剧兼主演王茜曾去公安局看守所生活了几个月,该剧后来成为国产刑侦职业剧经典,豆瓣评分高达8.5。当下国产职业剧的前期开发中,编剧话语权较弱,平台方、制片方和演员也有权力在制作过程中修改剧本。为了让剧集尽快“回本”,甚至有平台会要求编剧减少专业内容,重点营造戏剧冲突。编剧的创作周期时常会被压缩至两三个月,时间紧任务重,因此国产职业剧虽然涉足行业较多,但大多“换汤不换药”。

相比“假大空”的国产职业剧,欧美、港台和日本职业剧普遍具有“学习范本”意义。美剧《实习医生格蕾》的联合制片人索恩尼·克莱克之前一直从事医疗急救工作,在现场指导的医疗顾问也是拥有十几年外科手术医护经验的专业医生。日剧《非自然死亡》在拍摄时,剧组请到东京医科齿科大学的法医学教授担任专业指导。职业剧“大户”TVB在拍摄刑侦剧时会和香港警方合作,最新的《法政先锋4》也请来专业人士介绍最新法医学技术。只有拍出职场人真实生活,而不是整天穿得光鲜亮丽的主角打个电话就解决了问题,才能真正令观众有代入感,并产生共鸣,进而完成对职业精神的探讨。

宋方金:“背锅”的不止编剧

对于现在的国产职业剧被批不专业、不职业,国内知名编剧宋方金对在《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称,他认同这种说法,而且这种情况很严重。但需要“背锅”的,不止编剧。

《环球时报》:对于“职业剧不职业,编剧背锅”的说法,您认同吗?

宋方金:认同,我觉得编剧要负首要责任。职场剧或者是职业剧,首先需要编剧对职场或者某个行业做深入调研,必须要了解这个行业的内在规律、职场特性,然后再把人物搁到职场中,同时要反映出行业兴衰和背后规律,也就是说这个行业是怎么运转的。“职业剧不职业”这个说法反映出了真实问题,我们的职业剧永远是在行业背景下体现出情感剧的特性,咱们目前这些职业剧本质上来说都还是情感剧,或者说生活剧。

《环球时报》:有编剧曾经表示,制作方提供的写作周期短,没有时间调研才导致无法深入了解某一行业,制作方还会进行大量“魔改”,导致专业性错误。您认同这种说法吗?

宋方金:也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次要原因。编剧接了这个工作,就要使自己的写作达到标准。既然接了,就必须要做到,不管以何种方式。但这不是职业剧如此不堪的原因,因为这种情况不光存在于职业剧。职业剧并不是说改剧本就可以了,因为最近几年的职业剧,无论剧本怎么改,它的基础都不够真实。

最近几年的职业剧,导演手法、表演手法和美术布置都非常浮夸,无法让观众信服地感觉到这就是这些人工作、生活的场景,导致职业剧失真。灯光、摄影、美术、音乐等,都负有一定责任。所以说编剧首先要对“职业剧失真”负责,但即便有一个好剧本,也未必就能产生一部很真实的职业剧。

《环球时报》:与美日韩相比,国产职场剧还有很大差距。您有什么建议可以弥补这种差距?

宋方金:我觉得是个创作态度的问题,咱们现在不缺人不缺钱,缺的是创作态度。这种情况需要从行规上解决,比如说剧本围读能不能成为每个剧组开拍前的硬性要求?现在剧本围读在欧美日韩是必须得有的,原来咱们也有这个环节,主创人员围在一块把剧本通读一遍,把不通顺的、有问题的(理清)。我们在影视创作的过程中,不要那么急功近利,给编剧和导演一个正常的创作时间。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mgodv.com